w88优德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游在优德>精彩游记 >> 正文内容

小锅底凼探秘

文章来源:作者:曹英元 发布时间:2019-07-18 16:37 点击数: 字体:

巴山主脊上挂着好几处大草甸。现多已开发成旅游景点,像小锅底凼这样养在深闺的已然不多了。

凼是优德方言,不知用何字。上网查了许久,反来复去地瞅了几遍,觉得这个字最为合适。因其主要意思是指塘和水池,而小锅底凼中间正好有一方清清浅浅的水池。

水池不大,只有一两百个平方,源于山梁上一自青苔裹覆的崖缝里汩汩而出的细流。这里是巴山主脊,山外方圆数十里内再无更高山,也不知这绝顶之上的水从何而来,许是地下水受不了地球内部的压力自己逃出来的,又许是上苍派来抚育这方生灵的。水自石中出,沿途又弯弯曲曲淌过花花草草,积聚在水池中便愈发明净了,湛蓝蓝的天、白漂漂的云都在水中,自己的身影也在水中,换着角度看,花草树木还有随行的同伴都在水中。向导说,这水冬天不干、夏天不涨,常年四季都是这个水位,而这里又是小锅底凼的最低处,池中只有进水口,没有出水口,也不知水流到哪去了。我答巴山主脊上的喀斯特地貌很多,这里许是和神河源的神田一样,中间有孔,水从地下来,又归于地下,这也许是自然界的天道轮回吧。

说是锅底凼,其是倒像小时候母亲淘菜用的筲箕,又像汉字“心”的底部,并不规则。记得上小学时语文老师曾给我们出过一个谜面:一个瘪瘪锅,炒了三颗黄豆蹦了两颗。谜底就是“心”字。看来老辈人还是很智慧的,说这里像个锅,至少是个瘪瘪锅。

瘪瘪锅也是锅,盛的东西一样不少。锅沿上零星生长着一些树林。林中多是老树。由于巴山主脊海拨太高,树木生长慢,长到一丈高左右,都需百年以上的修为,所以此处无大树。但有树枝皆茂,如豆蔻少女的长发;叶皆盛,如晴日夜空的繁星;皮皆坚,如农村耄耋老人饱经风霜的手,布满了横七竖八密密麻麻如刀子割出来的深褶。

锅中间全是花花草草。花缀在草上、守着高枝,所以最显眼,粉白的、金黄的、桃红的、宝石蓝的、葡萄紫的,五彩斑斓、纷至沓来,不一而足。好多颜色我无法形容,大多我也叫不上名字,只知道黄的是蒲公英花,白的是野莲花,蓝的是刺叭花,团团簇簇、千姿白态,像无数张笑脸,亦如手工艺人精心编织的花冠。风拂花动,花动香溢,香溢人清,一种野花一种香气,无数种花香聚合在一起,便形成了独一无二的香气。怪不得人们要说家花没有野花香。

花下是草。草是绿叶,是花的母体,给了花充足的养分,也给了花展示的舞台。大多数草我都认识,小时候在农村都见过,有的还是上好的猪草,只是多年不见,一时想不起它们的名字罢了。草没有花娇,但它们很坚强,只要有水、有土、有阳光,就能立即扎下根来,茁壮成长。独草不起眼,但千万株草能成原,不敢说一望无际,但也是芳草碧连天,躺于其上便有了“此心安处是吾乡”的感觉。“离离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野火烧不进,春风吹又生。”白居易喜欢野草,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我也和野草有着天然的亲近,一到草地就呼朋唤友摆着各种姿势合影,然后自顾自地打滚、翻筋斗、翻鹞子,几十岁的人此刻仿佛又回到了少年时代,也忘却了一身的疲劳。

其实,为了亲近这片草甸,大家费了很大周折。因其位于咱优德县滔河镇和重庆市城口县岚天乡交界处,而滔河镇上面又在维修公路,我们只好借道城口。先是省道、后是乡道、再是村道,公路的尽便是羊肠小道了。十余里的缓坡路走完后又有十来里的陡坡等着我们,全在悬崖上弯来绕去,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莲花之字拐。我想诗仙李白笔下难于上青天的蜀道也莫过于此吧!幸好有条小溪相伴,溪水量不大难成瀑布和深潭,水景不是很漂亮,但胜在歌声动听,是我们登山的壮行曲,也是奋进曲。一路树林很茂密,林中阳光斑驳,星星点点的,但大雨却能顺着叶间肆虐而下,泥泞了脚下的路面。一行人在稀泥烂浆中前行,如果路旁一时找不到可凭依或借力之物,走几步总要退一步,艰难的跋涉了三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。

我们只顾着亲近花草,还未来得及与这里的主人打招呼,它们便不请自来了。浩浩荡荡的一大群牛,我和同伴们细数过几遍,也未知确数。大约百余头吧。因一会儿从林子里钻出一伙,一会儿又从山梁那边跑来几头,黄的、黑的,还有花白的,把我们围在了中间。开始大家有点担心,不知道它们要干啥。向导告诉我们不要害怕,说这都是他们村里人养的,每年阴历二三月把小牛放上来,打上记号,之后每月来看一次,九月再把牛收回去,因而牛都是家的,与人天然亲近,不会伤害我们。向导说完同伴们就把带得干粮和零食扔给牛吃,牛很高兴,又是撒欢又是哞哞叫,围着我们久久不散,人和牛竟相处得其乐融融。同伴们躺在草地上仰望着蓝天白云开始聊起天来,有说城口人聪明的,用这种方式养牛真是闻所未闻,省力又挣钱;有说牛还懂得感恩,给它们吃点东西还知道亲热人,比现今有些人懂事多了;也有担心牛晚上住哪,下雨天是怎么过的。聊着聊着我就迷糊起来,醒时见群牛正在向两边的小树林飞奔。细问方知,有同伴将无人机飞上天了,牛不知何物,也可能是畏其嗡嗡声响,已被追着跑了几个来回了。估计是在奔跑过程中有了灵感,想找树林子庇护起来。看来牛也并非人常说的那么笨,它们也能在与自然的搏斗中提高生存本领、汲取生存智慧。

与牛作别后,归来下陡坡时腿肚子只打闪(优德方言,腿发软、打颤),只好折了根树枝策杖而行。忽忆起三十来岁在乡镇工作时再险的路都能健步如飞的情景,便感叹韶华易逝,大一岁不一样啊!回首向天,层层叠叠的火烧云堆满了大半个苍穹,小锅底凼正在祥云之中沉浮着、缥缈着、隐现着。图片来源:覃亮、曹英元

 

 

责任编辑:    陈 阳